德文 愛麗斯

L 1696

Judith Hermann愛麗斯(Alice)192頁,S. Fischer2009,德文,ISBN-13 9783100331823

《愛麗斯》(Alice)尤迪特赫爾曼第三本短篇小說集。書中五個短篇小說的主人翁都是愛麗斯,每篇小說都涉及一個男子死亡的故事:愛麗斯的朋友、前任伴侶、從未謀面的叔叔和現任伴侶。五篇故事環繞著愛麗斯,剖析當親友或親密的人突然死亡時,生活和感情的變化。死者的衣物、照片和書籍仍留在原處不動;活著的人,日子還得繼續過下去。儘管有些特定的事會消失,但有時仍會在他人的臉上看到死者的影子。不管願不願意,生活會自然而然改變。

尤迪特赫爾曼仍然維持了她一貫簡潔、扼要、冷靜的風格,用簡短的句子,就在讀者腦海中勾勒出故事的背景和氣氛,即使貫穿全書的主題是「死亡」,作者仍能以她質樸、嚴謹的文字打動讀者的心。文評家一致讚賞赫爾曼簡潔的語言風格,看似非常簡短地勾勒出日常生活的片斷,但刻繪出的所有東西都帶著某種不確定的狀態,從中烘托出小說主角那種同樣不確定的生活狀態。她的小說雖然刻意避開強烈的感情衝突,或避免直接描述這種情感,其中一些人物甚至顯得冷漠,但書中依然瀰漫著傷感的色彩。這就是尤迪特赫爾曼,德國「新生代的聲音」,也是女性文學新興流派的開端。

作者簡介:朱蒂特赫爾曼(Judith Hermann

一九九八年,尤迪特赫爾曼的處女作《夏日之屋,再說吧》(Sommerhaus, später)出版(繁體:一方出版,現已絕版,可再洽談版權),不僅掀起一股少女作家旋風,也為德國文學注入新血,甚至引起國際矚目。該書出版至今,仍是德國書市的神話,售出包括中文在內的十七國版權,以一名新秀,而且創作短篇小說的作者來說,這簡直是個不可能的任務。

一九七0年,尤迪特赫爾曼生於西柏林,大學時代,主修日耳曼文學、哲學和音樂,但後來中斷大學學業,在柏林記者學校繼續學習,並前往紐約,在當地一家報社實習。在美國期間,她開始嘗試寫作,尤其長於短篇。之後,她的文學創作逐漸開花結果,獲得不少獎項,早在一九九七年,便獲得柏林藝術學院獎學金,一九九九年,得到布萊梅文學協進獎(Bremer Förderpreis),《夏日之屋,再說吧》亦為她拿下一九九九年的胡戈巴爾協進獎(Hugo-Ball-Förderpreis),二00一年,克萊斯特獎(Kleist Preis)也成了她的囊中物。她的一些小說已經被改拍成電影。

這位被德國媒體譽為「新世代的聲音」和「女性奇葩」,亦是德國文學評論天王萊希拉尼奇(Reich-Reiniki)口中的偉大作家,《夏日之屋,再說吧》不僅證明瞭德國優秀的文學傳統依然傳承不斷,同時也證明德文並非沈重嚴肅,而是可以輕盈詩意的。書中的九個短篇,不斷轉換角色,時而是位小孫女,時而是位情人,時而是位藝術家,或是一位聽眾,並讓讀者身不由主地聽她講述著一則則的故事,一些簡單傷感的故事,似乎沒有結局,卻讓人心痛許久。這部被歸為柏林文學的佳作,可說成功地刻繪出一九九0年代末生活在柏林的大批藝術家、大學生、失業者及流浪藝人的心境。

二00三年,尤迪特赫爾曼的新作《幽靈幢幢》(Nichts als Gespenster)問世,正如法蘭克福廣訊報(FAZ)所言:「沒有其他的書,像她的下一本一樣,如此受到期待。」在這本新的短篇小說集中,她那朦朧的美感和深邃的魅力比前一本《夏日之屋,再說吧》更加強烈。從第一篇〈女友魯特〉開始,作者將自己的特色揮灑地更加自然奔放,主角遊移在她好友和一名兩人都無法割捨的男子之間,矛盾的心情栩栩如生。這位被譽為「新一代聲音」的作家,再度以她特有的文字和音韻衝撞著這個世代。尤迪特赫爾曼的效應,至今仍餘波蕩漾,德國女性作家的身價因為她的存在而水漲船高,以《午間女子》(Die Mittagsfrau)拿下德國書籍獎的茱利亞法蘭克(Julia Franck),便是尤迪特赫爾曼旋風下最傑出的一位女作家。

 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